穿越情人节丨60后爱情:隐匿18年的“见与不见”

2019-02-18 admin

来源标题:穿越情人节丨60后爱情:隐匿18年的“见与不见”

推荐语:回顾2018动情时刻,知音读酷和腾讯情感频道甄选4篇情感故事,共同呈现60、70、80、90不同年代爱情观。

这年初春,黑龙江珲春市民政局。一位打扮花枝招展的大妈用轮椅推着一位大叔走了进去。身边,还跟着一个壮实的小伙子。

他们是去办理离婚手续的。

法官李在旭问二人:“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大妈说:“我们没什么矛盾。”

“没什么矛盾为什么要离婚?”大叔说:“我们这18年都没在一起过,跟离婚没两样了。”

李法官不解:“到底怎么回事?”大妈眼泪汪汪起来:“他为了我的幸福,给我找了个家,却不让我去找他。这18年里我俩都没见过面……”

法官震惊了:“那现在为什么又来离婚?”大妈指着他瘫痪的身体说:“我要是办了退休,他就不能享受低保了,只好来离婚。”

这时,大妈弯着腰地问大叔:“你为什么不让我去看你啊?你心咋就那么狠……”大叔不忍看她的眼睛:“你要过自己的日子,不能老惦记我……”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双双泪如雨下。

那是一个大雨滂沱的夏天。28岁的林场工人辛同荣正在冒雨作业。一颗大树被雷电击倒,拖车的拖拉机挂倒了另一个大树,正好砸在辛同荣身上。他昏了过去。

送进医院后,被诊断为腰椎粉碎性骨折。医生说:“想站起来,难!”

那时,他结婚7年了,有个6岁的儿子大勇。妻子李淑珍跟他一样,也在林场上班。看到腿上缠着绷带的丈夫,李淑珍泪水倒灌进心口。她知道,不能让他难过。

这个曾经的弱女子,跑到佳木斯医院哀求专家给丈夫做手术。

术后,辛同荣全身不能动弹,大小便失禁。李淑珍昼夜陪床,连续一个多月没脱过衣服。在她精心护理下,辛同荣能拄着拐杖下地走路了。李淑珍和几个家人每天轮班帮他抻腿,一个人一千下,辛同荣疼得全身冒汗。

后来,他出院了。不仅能下地走路,还能在家做饭。为了减轻妻子压力,他买了一台掌鞋机,帮农场工人掌鞋。

半年平静的生活过去。辛同荣突然抬不起头来。妻子带他去医院,是脊椎空洞症,就是脊椎里没有脊椎液。他们又去做了第二次手术。李淑珍为更好地照顾丈夫,带着儿子一起回到自己的娘家,黑龙江巴彦县农村。借住在村支书家的空房子里。

此时,辛同荣已不能干活,李淑珍就下地种田,维持一家人生活。

手术伤害的不只是辛同荣的身体,还有他的男人雄风。

常常到了晚上,夫妻俩躺在床上,辛同荣很想给妻子一个男人的爱,却无能为力。辛同荣能感受到妻子的坚持和忍耐。他忍不住落泪。

渐渐地,一个念头在他脑海里产生了:给妻子找一个新老公!可是真的决定是那么艰难。一想到妻子要属于另一个男人,他便心如刀绞。

然而,如果心爱的人不幸福,那是他更深的痛。

他开始慢慢向妻子灌输:“淑珍,你再找个男人吧!”李淑珍惊讶地说:“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你还年轻,侍候我几年对我够意思了。”“以后日子还长着呢,你要的幸福我给不了你。找个男人不丢人。”

时间久了,李淑珍有些松动:“就是另找,也不能随便找,哪有合适的呢?”

听妻子这么说,辛同荣马上说出了人选:“陈明啊,人勤快,对你好,你跟他过行。”李淑珍马上红了脸。

陈明,是李淑珍娘家的远房亲戚,平时管李淑珍叫三姐。冥冥中似乎有一种缘分,在辛同荣刚转到佳木斯医院住院时,李淑珍在医院走廊里遇见了陈明,那时辛同荣还没有床位,陈明得知后,找朋友帮忙,给辛同荣安排了床位,并陪夫妻俩在医院呆了不少天,连接屎接尿这样的脏活都干过。夫妻俩借住到村支书家的空房子也是靠他说情,每天他还来帮忙干活,这些,都让辛同荣夫妻俩非常感动。

关键是,陈明离婚了,带着两个儿子生活。李淑珍经常两个孩子叫到家里一起吃饭,两家人处得就像一家人一样亲……辛同荣已经认准了他!

做通妻子工作后,辛同荣开始做陈明的工作。陈明起初也不接受:“三姐夫,我怎么能那么做!”

在辛同荣的一再劝说下,陈明也动摇了。

眼看时机成熟了,这天,辛同荣喊陈明和村支书一起吃饭。陈明喝多了,被大家送到辛同荣夫妻房间休息。辛同荣继续和村支书喝酒。此时夜半,李淑珍和儿子已经睡下。朦胧中,感觉有人钻进自己被窝,一看是陈明,她又急又羞,把他推到在地,还打了他一巴掌。

陈明挨了打,酒醒了,赶紧跑出来。辛同荣带着村支书把陈明推回屋里,他嘴里一直重复:“就这样,谁也别走,淑珍你赶紧躺下睡觉,陈明你也别走,就在这屋睡!”李淑珍这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老公故意安排的。她不挣扎了,泪湿了眼。她和陈明就这样,一夜无眠。

从此以后,在辛同荣的坚持下,两人被强行撮合在一起。

两年后,陈明挣了钱,在村子买了一栋独立房子,一家人住了进去。这时,辛同荣对两人说:“日子好过了,我也放心了。我要回老家陪我爸妈了!”李淑珍和陈明坚决反对:“你走了,谁来照顾你?你住在这里一天,我们照顾你一天,我们不嫌弃。”

辛同荣摇摇头,他深知,真正的爱是成全。

辛同荣的老家在郎乡林业局折棱河林场。回到家乡,看着那里挺拔的白桦林,他决定:不能倒下,要活得像个人!

他跟父母同住,摆了个小摊,卖烟酒副食。东西卖完了,他自己坐车一路颠簸去集市进货,绝不麻烦别人。

有一年暑假,辛大勇回家看望父亲。看到父亲一手拄着拐杖,一手费力地摆放物品,他不禁担忧:“爸,你在家歇着不行吗?”辛同荣擦着汗水笑:“你爹我能行!”那个夏天,辛大勇陪父亲守摊。父亲很高兴,他却久久不能平静。

回到母亲身边后,辛大勇提出:“妈,我要去陪爸爸!”李淑珍不舍得儿子,也挂念丈夫:“我跟你一起去看他!”

辛大勇早已跟父亲商量好,对母亲说:“爸说了,只让我一人回,他让你好好过日子,别惦记他。”李淑珍眼泪又出来了。

辛大勇回到父亲身边后,李淑珍经常给他打电话。

她问:“你爸呢?让你爸接电话!”辛大勇说:“爸说他没事,就不和你说话了。”无论李淑珍怎么说服,辛同荣就是不肯接电话。其实,他何尝不想跟妻子诉诉衷肠?但他狠命地抽烟,一次次忍住了。辛大勇问:“爸,你为什么不接妈的电话?”“要让你妈好过日子,免得她惦记我们,跑回来咋办呐?”

辛大勇明白了,父母心里都是记挂对方的。

假期,辛大勇回去看母亲。母亲给他做好吃的,陈明给他大把的零花钱。每次李淑珍告诉儿子:“让你爸别累着。”临行前,还会买好各种止疼和消炎药,让儿子带给父亲。

辛同荣怕陈明有意见,经常对儿子说:“让你妈别带了。”为阻止这事,他还冲儿子发了火。后来,李淑珍不给儿子带药了,只是给的钱多了几张。

辛大勇18岁时,没考上大学。此时,父亲病情加重,走路越发困难。辛大勇结果了父亲的摊位,小生意越做越大。

21岁,辛大勇的孝顺和乐观吸引了邻家女孩吴婷。两人结婚了,李淑珍没去,却送上了厚礼。很快,吴婷怀孕了,李淑珍在家做好了小被子小衣服。她说:“你爸帮不上什么忙,我能帮一点是一点。”孩子出生后,李淑珍从300公里外赶过去,一边照顾产妇,一边照顾孩子。

孩子2岁那年,辛大勇和妻子带着父亲去了珲春,开了一个小超市。辛同荣的身体越来越差,不能行走了。李淑珍打电话给儿子:“多带你爸去外面转转。”

这边,李淑珍到了退休年纪。单位的人告诉她:“你要是退休了,你老公就领不到补助了啊!”

她掐指一算,自己与丈夫已经18年没见了。

终于要见面了。那天早上,李淑珍在镜子前站了很久。她把最好的衣服穿在身上,还戴上金项链、金耳环和金戒指。18年不见,她想以最好的状态见到思念的人。在儿子的陪伴下,李淑珍来到辛同荣的门前。推开门,辛同荣正费力地穿裤子,李淑珍泪水盈眶,快步上前想要伸手帮他,辛同荣连忙尴尬地说:“不用,不用。”李淑珍一下子哭出声来,这哭声里是愧疚、是难受,也有久别重逢的悲欣交集。

于是,在珲春市民政局,出现了文章开头的感人一幕。两人的寥寥数语感动了法官李在旭,李法官当场判决准予双方离婚。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 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 不去……辛同荣用18年的隐匿,成全妻子的幸福。这是一个东北汉子铮铮铁骨的爱,让人哀婉,让人动容……

-END-

想看更多触动人心的情感故事,欢迎关注知音读酷(微信号:zydk2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