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创板征求意见近尾声 配套细则出台在即

2019-02-26 admin

来源标题:科创板征求意见近尾声 配套细则出台在即

(东方IC/图)

基金、券商正备战科创板基金。证监会官网显示,目前已接收材料的产品共有8只,其中2019年2月22日上报了6只,2月25日上报了2只。

证监会起草的两个科创板管理办法,也即将于2019年2月28日结束征求意见。

此前,上交所起草的六个科创板配套业务规则征求意见已经结束,共收到了500余份意见反馈。证监会和上海交易所已相继召开内部座谈会,为相关细则的正式出炉征求意见。从公开的座谈会内容来看,科创板最终配套业务规则仍有待落实。

科创板参考韩国柯斯达克市场的制度安排,设置了“保荐+跟投”机制。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以往“保荐+直投”的模式最大的问题在于,当一家企业启动IPO时,保荐机构在之前就以很低的价码拿到了股份。而科创板的“保荐+跟投”不同,保荐机构只能以发行价格进行认购,跟投主体不参与询价与定价只能被动接受价格,认购比例为2%—5%,且锁定期为两年……这其实进行了利益机制的限定。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9年2月15日,上交所就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业务规则召开征求意见座谈会,33家保荐机构参与座谈。针对上述“保荐+跟投”机制,保荐机构讨论最为热烈。

与会机构普遍认为,保荐机构一般都无法承受跟投风险,而且市场也不一定认可。希望保荐机构跟投可以具有灵活度,可降低比例,不要一刀切,而且也应该放开“保荐+直投”。

此外,券商们对于“保荐机构延长持续督导工作期”这一要求也深感压力。至于此次科创板推出的注册制和审核机制下放流程,更是让保荐机构担忧可能陷入审核责权不明、程序变相更为繁琐的境地。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曾公开表示,科创板注册制对中国的资本市场本质上是一场颇具难度的革命,其复杂程度远超2004年、2005年所进行的股份制改革。这是对现行的观念、制度、规则、法律,包括市场能力的一种挑战。

在2月15日的座谈会上,有保荐机构人士明确提出,无论是审核还是在定价、发行阶段,监管手段不宜过多叠加,博弈应交由市场,希望能够完全市场化定价。希望无论是监管方、中介机构、拟上市企业和投资者,在科创板审核与发行过程中,都能各司其职、归位尽责,明确各方的责任与权力边界。

科创板征求意见稿中共有五套上市标准,也有保荐机构认为,各套上市标准间有套利空间,整个上市过程估值会有较大变化,且预计市值难以确定。

2019年2月23日,经证监会批准,上交所调整了部门组织架构并成立了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科创板公司监管部和企业培训部三个一级部门,主要职能包括材料受理,项目审核,科创板上市公司持续监管、并购重组监管,科创企业以及投行等中介机构的培训工作等。但尚并未给出具体可行的明确指引。

与保荐机构的关注点不同,学者们的视角更多聚焦在科创板的交易制度设计上。

2月20日,在科创板创新与发展论坛上,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贺强就科创板的涨跌停板制度发表了看法。他赞成彻底取消涨跌停板,因为完全有可能成为机构操纵市场、操纵股价的工具。

在科创板施行T+0模式还是T+1模式上,贺强与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存在分歧。

吴晓求认为,虽然T+0交易能够让投资者及时止损,但多数投资者在重大的投资上会慎重,而且从市场整个交易的情况来看,如果一个投资者在市场每天成交,在股票市场来回交易3次,资金不断流出,这不利于市场的成长。

而作为全国政协委员、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的贺强,已经连续给证监会写了六年恢复T+0交易的政协提案。在他看来不只是科创板,整个股市都应该恢复T+0交易。“我们现在的主板也好,中小板也好,你可以先不搞T+0,但是科创板一推出就完全有必要搞T+0交易,为什么?因为科创板交易存在两方面风险,一个是暴涨暴跌的风险,一个是交易冷清的风险,两方面风险都很大,所以必须要实行T+0交易制度。”